您的位置:主页新闻动态为什么一面对父母,我们就不能好好说话?
为什么一面对父母,我们就不能好好说话?
发布日期:2019/11/29    浏览次数:
文章来源:级优异
每一个人的内心里,
  都很渴望与父母好好交流,
  相亲相爱,
  但很多人,
  跟朋友同事可以交谈自如,
  一到父母跟前就没法好好说话,
 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?
  该如何改变?
  01
  家,对于每一个人而言,都是非常重要的存在。
  家是我们生命的避风港,是我们身心的归属。
  还记得《春光乍泄》中,梁朝伟扮演的黎耀辉对张震扮演的张宛,说:
  他才明白原来小张可以开开心心地在外走来走去,是因为他有家永远等着他回。
  ♥ 家之所以让人觉得温暖,就是因为那里有父母,有等着我们和爱着我们的人。
  家既是出行探索的起点,也是出行探索的终点。
  回到这里,会感到舒适,安全。这里是一个消除压力的好地方。
  他们可以和父母像闺蜜一样,讲讲工作、讲讲生活、还有自己最近碰上的开心与不开心的事。
  ♥ 不过,对于有的人来说,家却不是这样。
  每当回到家里,看到父母,他们就会感到十分不自在;
  每每想到回家,想到父母,就平添许多新的压力,更不要说放松和充电了。
  对于有些人来说,自己与父母之间仿佛总是横着一堵墙。对面的人过不来,自己也不想过去。
  父母对他们的行为总是有很多批判与不接纳;在他们有需要的时候,父母也并不愿意支持他们。
  他们没有办法敞开心扉与父母谈论任何事。
  事实上,不光只是对父母,这种状况不断持续,会让我们内心累积太多“秘密”,最后连对父母以外的人,也无法说真心话,只能不停地忍受。
  02
  说到这,就不得不来谈谈我们与父母的依恋关系。
  熟悉依恋关系的读者,对心理学家Bowlby不会陌生。这位心理学家对照料者不在场时婴儿的反应十分感兴趣。
  他认为,作为一个小婴儿,为了生存,往往会用各种策略来吸引照料者的注意,来满足自己的需求。
  如果照料者对婴儿来说,就在附近,不难去到身边,且对婴儿的需求很敏感,婴儿往往感到自己被爱,感到安全,能自信地探索周围环境,把照料者当成安全基地。
  不过,心理学家Ainsworth在研究婴儿-照料者分离试验时发现:
  有60%的婴儿,能将照料者当成安全基地,能以之为中心外出探索,感到危险时,又回到照料者的身边;
  约有20%的婴儿,则拒绝离开照料者,仅靠在照料者身旁;
  还有约20%的婴儿,能离开照料者,但他们并没有把照料者当成安全基地,有些甚至去找别的工作人员。
  这说明,早在幼时,我们与父母之间的关系就变得有些微妙了。
  为什么呢?因为那个时候我们已经认识到:照料者其实不能完全照顾到我们的需求。
  事实上,即使饥饿与安全引发的焦虑被解除,在日常生活中的很多点滴,都能引得婴儿焦虑,使得他们想要从照料者那里得到安慰。
  Bowlby把它们分为三大类:
  第一类是婴儿的自身情况,包括:疲劳、饥饿、疾病、疼痛、寒冷……
  第二类是与照料者相关的情况,包括:照料者的冷漠离开、不愿意亲近婴儿、照料者把注意力转向别的婴儿……
  第三类是环境带来的,包括:外界批评、被人拒绝等。
  心理学家Baldwin发现在与照料者的互动关系中,婴儿会逐渐发展出不同的(if-then)关系原型。
  ● 总被积极回应的婴儿会发展出这样的关系原型:如果我需要父母帮助的时候,他们会来帮助我。
  在这样的心理原型下,幼儿确信照料者是爱他们的,能给他们支持的。
  因而他们能与照料者建立信任感,认为与他们在一起是舒服而安全的。
  ● 而当婴儿的需求总得不到满足时,他们的关系原型往往是这样:如果我需要父母帮助的时候,他们很可能不帮我,或帮不了我。
  在这样的心理原型下,幼儿不确信照料者是爱他们的,不确信自己能得到他们的支持。
  因而他们很难信任照料者,不认为与他们在一起是安全的。
  于是他们就发展出两种策略:
  第一种即抓着照料者不放,用各种方式,证明自己的存在感,寻找确认的眼神,希望重拾照料者的支持;
  第二种即放弃寻求来自照料者的积极回馈,压抑自己的焦虑,显得无所谓。
  以上两种,即是焦虑依恋风格与回避依恋风格的雏形。
  在这两种依恋风格下成长的子女,与父母的关系往往是紧张的。
  同时也不难想象,在没有信任关系的基础上,要推心置腹,促膝长谈,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。
  ♥ 焦虑依恋下的人,在父母面前总显得有些有气无力。
  也许他们在外人面前很受欢迎,但回到家里,他们依旧希望得到更多父母的认可,很在意父母的意见,希望成为父母期待中的自己。
  他们往往特别关心父母,但同时又很难在父母的回馈中得到满足。
  ♥ 而回避依恋下的人,往往与父母有一种难以描述的生疏感。
  他们显得非常独立,注重自己的个人生活,不愿意父母参与到自己的生活当中,也不习惯寻求父母的帮忙。
  他们用生命的尊严,在保持着个人的独立。
  03
  事实上,在婴儿-照料者关系的学习中,幼儿渐渐把这种关系内化成与自己相处的模式,与他人相处的模式。
  我和大家都值得被爱
  安全依恋关系下的孩子,由于照料者总是在需要的时候能够给予积极回馈,孩子往往认为他人是值得信赖的,且自己是值得被爱的。
  他们往往能获得较高的自尊水平,以及较高的信任水平,能很好地适应社会。
  我不值得被爱,我没有别人好
  焦虑依恋关系的孩子,往往认为他人不给自己积极回应的原因是因为自己不值得被爱。
  所以,他们往往认为他人比自己有能力,而自己是不值得被爱的。
  因此,其实不难发现焦虑依恋关系下的孩子有些自卑,但善于称赞他人,同时也希望得到他人的认可与赞许。
  他们往往夸大自己对别人的需要,只是因为害怕不被认可,才过分要求。
  我爱我自己,我不需要别人的爱
  回避依恋关系的孩子,往往认为他人不值得信任,也不会支持自己。
  所以,他们往往通过自身努力来获得成就,避免也不太会和他人交往。
  因此,其实不难发现这些人往往有点高冷,不善于表露真实感情,以自我为中心,也不太能理解他人。
  他们往往认为他人的认可与赞许是理所当然的,但事实上,“被拒绝”是他们最大的痛点。
  我不值得被爱,我害怕别人爱我
  至于焦虑回避关系的孩子,他们往往认为他人不值得信任,自己也不值得被爱。
  这些孩子往往在成长中遭遇重创(比如性侵)或丧失过至亲。
  他们往往希望亲近他人,但又不信任他人,害怕自己因此受伤。
  他们总是显得战战兢兢,羞于表达自己的喜爱。
  04
  现实很骨感,与照料者的关系的好坏多少有运气的成分。
  但照料者并不是我们唯一的心灵港湾,我们与他人的关系,也不是我们与父母的关系的复制品。
  有不少人相信,我们会找一个与父母相似的人在一起。
  但事实上,相关的研究发现,子女-父母依恋关系与恋人依恋关系的相关性处于0.2-0.5,也就是轻度-中度相关。
  相信有不少朋友通过自身经历已经发现:
  即使与父母的关系不太佳,自己的知己、子女、恋人,也能成为是自己的心灵港湾:一种相互信任且亲密的关系。
  有些事情,当我们对自己的父母难以启齿时,我们往往可以向其他的人倾诉。
  但是,不太好的消息是,要改善与父母现有的依恋关系并不太容易,因为根植于依恋关系内部的反应模式往往比较稳定。
  不过,现在的我们已经是成年人,已经不是曾经幼时的自己,至少我们有勇气,重新面对幼儿问题。
 

文章推荐